返回 真实感高于一切 四大谍战高手论战《悬崖》

来源:新浪娱乐   2012-01-13

 

 

由上海尚世影业和新丽传媒联合出品,刘进导演,全勇先编剧,张嘉译和小宋佳领衔主演的谍战剧《悬崖》作为东方、天津和黑龙江三大卫视的开年大戏至今播出过半,其市场占有率稳居各大卫视开年大戏之首。与此同时,包括《风声》导演高群书、《潜伏》和《借枪》原著作者龙一以及《黎明之前》编剧黄珂在内的各路“谍战高手”都对这部剧给予“交口”好评,《悬崖》难得地在赢得收视的同时也收获口碑。本剧的编剧全勇先则表示,每一部优秀的谍战剧都有自己的所长,“我写的《悬崖》在真实感上更胜一筹。”

 

谈制作:玩的就是“大片”范儿

一辆火车横穿恢弘的黑龙江雪景,《悬崖》从开篇就显露出一股“大片”范儿,而这种“大片”范儿在随后的段落中也比比皆是。作为一部以伪满洲国为背景的谍战大戏,《悬崖》剧组跨越大江南北辗转哈尔滨、大连和上海等八地取景,启用电影《十月围城》的摄影师和电影《梅兰芳》的造型,最终《悬崖》才得以将堪比电影水准的效果呈现给观众。

 

高群书:拍谍战剧比拍电影艰难

曾执导谍战电影标杆作品《风声》的高群书谈起谍战剧的制作,说“从两者的投资和工作强度等方面来说,电视剧拍摄更难。电视剧要在相对更大的容量里拍摄出吸引人的东西,持续时间长,叙事也更宏大,想达到一定高度,是要付出更多的。”但高群书同时也表示《悬崖》有堪比电影的制作水准也并不为奇,因为“电视剧拍摄精致化应该是非常正常的,正如美剧一样,精良度不属于电影,这样才能在复杂的播放环境中赢得更多观众的支持,观众才会花那么长的时间选择观看”。

 

龙一:摄影和美术都下了功夫

《悬崖》的出现无疑撼动了《潜伏》作为谍战剧巅峰之作的地位,但作为《潜伏》、《借枪》的编剧龙一,却胸怀宽广主动对《悬崖》翘起了大拇指,尤其是对制作层面,龙一毫不吝啬的说“《悬崖》片头片尾风格独特,片尾曲好听,摄影和美术都下了功夫。”

 

全勇先:“大片”范儿就是我一开始要求的

《悬崖》的编剧是曾经写过《雪狼》、《岁月》的全勇先,谈到导演对自己作品的实现,他这样说:“在开机前我给剧组写了一封信,信中我提出‘在制作上,本片应该拍出它与众不同的独特气质。影调冷峻,风格深沉独特,要有一种‘大片感’,要有区别于一般普通谍战剧的独特影调。服装造型我也有要求,‘服装,美术切不可土,要洋气一些,要讲究一些格调。’现在电视剧《悬崖》呈现出来的,就是我们当时创作的基本要求。”

编剧全勇先还力图还原历史原貌,打造精致场景:“哈尔滨当年是个号称‘东方小巴黎’的城市。中央大街,索菲亚教堂,犹太人公墓,马迭尔宾馆等城市的特点要在拍摄的时候尽量表现出来。包括雪地,冰河,森林……要拍出北中国的大气和深厚。”从电视剧《悬崖》呈现的效果来看,从苍茫大地到浪漫的俄罗斯餐厅,都给观众以视觉上的满足,满溢着“大片”气质。

 

谈演员:张嘉译小宋佳惊艳无比

《悬崖》由张嘉译和小宋佳领衔主演。这是张嘉译获得视帝之后的第一部谍战剧,他称自己演特工周乙演得很压抑,而小宋佳则称为饰演的顾秋妍角色“燃烧”。张嘉译和小宋佳为谍战剧提供了一对新组合,这对组合也收获了难得的化学效应。
 

演员的精湛表演,还体现在老戏骨程煜将一个反派形象演绎的精彩绝伦,而演技派高手咏梅则将张嘉译的真妻子压抑隐忍的内心把握得恰到好处。高水准的演员,精彩演绎了一幕幕高潮迭起的戏码,成功地俘获了观众的心。

 

全勇先:张嘉译和宋佳心中都有爱

全勇先十分喜欢周乙这个角色,他认为周乙最值得被记住,而且是因为“爱”而被铭记:“主人公周乙是剧中最有光彩的人物。他应该是个在以往的电视剧中从未出现过的人物。他深刻,不肤浅,他有思想。这是他的人格基础。将来感动观众的,不是因为‘恨’,而是因为他心中的‘爱’。”


全勇先用内敛来表述对演员表演的期盼:“因为情节的冲突和情感比较浓烈,内在,所有演员的表演的时候应该内敛为妙。我觉得可以相当大的程度上淡化表演,只是闷住那股劲儿就行了。因为周乙永远都在风暴的中心,他不动声色,但所有的故事,情绪,都围绕着他来展开。所以更需要内敛。张嘉译做到了这一点,演得非常好。他很少说话,但是一举手一投足,包括抽烟的时候,都是有内敛的情感在里面的,不怒而威,不言自明。张嘉译演得好,有气场,有重量感,能压得住戏。”


而对于顾秋妍这个角色,许多人又爱又恨,有人表示顾秋妍一出场就怕她犯错误,替她捏把汗。全勇先却对小宋佳的表现尤为满意:“小宋佳演得很好,她自己就是东北人,跟我一样对那片土地有着深厚的感情。”编剧全勇先还表示想和小宋佳再次合作:“我是希望能和她再度合作。另外,大家对顾秋妍又恨又爱的劲儿,说明她演得成功。我总想起延安演完白毛女,有人要拿枪打陈强的事儿。”

 

龙一:演员很棒

在龙一的作品《借枪》中,张嘉译就成功演绎了一个特工形象,但这次的《悬崖》中他扮演的特工形象却极其不同。张嘉译在《悬崖》中极有“腔腔”。从头到脚黑帽子、黑皮衣、黑裤子,造型特别洋气。在《借枪》中张嘉译遭遇美女罗海琼和颜丙燕,但龙一对《悬崖》中张嘉译和小宋佳的表现也及其推崇,表示:“印象深刻,嘉译和宋佳都很棒。”

 

黄珂:人物惊艳,情感关系独特

“张嘉译和小宋佳的出场很惊艳。我看《悬崖》第一集,就深深被抓住了:长长的一段火车上的戏,把张嘉译饰演的特工人物身份和性格特征表现得淋漓尽致;小宋佳沉着而又焦急地站着,表面波澜不惊,却可以深切地感觉到她内心的危机。他们两人一开始就遇到了危机,这个危机,不是胡编滥造的巧合,而是特别真实的生活提炼。他们两人的出场和接受任务,我觉得无比惊艳。”


黄珂自己也创作谍战剧,《黎明之前》就是他的成功作品。对于谍战剧常见的男女关系设置,黄珂说道:“一般来说,谍战剧这种模式中对男女人物关系的描写,不外乎三种:首先是男女是革命情谊,其次是男女从共同合作到相爱,最后是始终不来电。而其中的第二种关系较为通俗,也比较常见。但《悬崖》却深刻地坚持了另一种别的编剧很少涉足的方面,那就是男女不相爱,但却真实得无比动人。全老师用一个不可抗拒的时代背景,塑造了合乎情理的一段男女关系,无关爱情,却无比动情。张嘉译和小宋佳到位地演绎了这种感人至深的情感关系。”

 

论创作:真实为剧本点睛

谈到谍战剧的创作,几位谍战高手可谓个个都深谙其中门道,看剧的黄珂称最大感受是“深刻”,最鲜明的印象是“反转”,而编剧的全勇先则称“真实”才是立剧之本。《悬崖》细节是编剧长期翻阅史料和在哈尔滨实地考察三个月的结果,处处经得起推敲。全勇先毫不含糊地说道:“本剧中所有的细节,资料,满洲国警察机构,宪兵,保安局各科室配制,均尊重历史事实。关于乌苏里虎计划,民生团事件,以及共产国际特科,放火团都是有充分的史料依据,力图还原当时的时代和社会氛围。”细致的创作态度,使《悬崖》这部剧受到了大力推崇。

 

黄珂:《悬崖》深刻,节奏恰恰合适

编剧黄珂认为《悬崖》的最大特征用一个词来表达就是“深刻”:“我觉得,《悬崖》最大的特点就是深刻,人物情感丰富,张力十足。谍战剧有三个基本元素:‘细节、悬疑、反转’。《悬崖》做得都好。《悬崖》中的悬念体现在每一次情报送达与否的上;而反转则在《悬崖》中出现,男女主人公相处六年没有爱情就是反转,剧中张嘉译饰演的周乙不能每一步都是完美胜利也是反转,当然,更多的反转是周乙用自己的机智赢取敌人的信任。有反转,谍战剧才好看,所以《悬崖》也才有那么多观众看。”


黄珂也一直非常注重写剧的技巧,他对美剧的节奏尤其推崇,《悬崖》打动他的恰恰也是节奏的巧妙。


“关于《悬崖》的节奏,我认为是恰恰合适的,和它的场景镜头结合得严丝合缝,也营造了独特的谍战氛围。关于谍战剧的节奏,媒体和观众一直是存在误导的:大多数的时间他们都认为认为快才是最好,但事实不尽然。节奏正如人的呼吸,是和整体相协调的,要合适恰当才是最好。节奏是音乐的一个术语,它表现的,是一种协调,不是越快越好,也不是越舒缓越好,而是张弛有度,总体通顺。”

 

编剧全勇先:真实高于一切

编剧全勇先指出,他创作的基本原则就是要真实,故事背景是真实的,人物情感也要是真实的,思维结构更是真实的:“《悬崖》最大的特点,就是真实:“细节的真实,逻辑的真实,情感的真实,将是本片不懈的追求。”

编剧不仅这样想,他也确实是这么做的。“我创作这部戏之前,查阅了大量的史料。冲动缘于我对历史真实的向往。我要把当年自己埋在厚厚的资料堆中追寻历史真迹时的那种感动,传达给观众。从前我一直生活在黑龙江,多年来对满洲国时期的历史素材非常感兴趣。当年的腥风血雨,残酷和悲壮屡屡让我震憾。这些震憾来自于真实,来自于史料中那些貌似无心,却掷地有声的对真相的描述。而我们现在所有关于东北的影视和小说作品,大都是虚假的,造作的。一部份缘于僵硬的历史观,一部份缘于作者对那个时代的不了解。我要写一部特殊背景下的情感故事,写一部以人性的真实为出发点的谍战故事。”

编剧全勇先无比推崇“真实”在《悬崖》一剧中的地位:“‘真实’是它的生命和本剧存在的基础。无论事件,每个人的情感和行为,都要有深刻的逻辑和行为依据。在这部剧中,从某种意义上,“真实”比什么都重要。”

《悬崖》这部谍战剧用“三高”的严格标准精心打造,为观众奉上了一出精彩的开年大戏,也正因为源头的“三高”标准,才取得了播出时“高收视、高口碑”的效果,《悬崖》的成功标志着国产剧正式进入“三高”剧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