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余罪》是周星驰式电影:小痞子也有一颗英雄心

来源:   2016-06-16

       周星驰式电影如《食神》、《武状元苏乞儿》、《喜剧之王》、《功夫》等影片无不是“小人物”与“大英雄”的矛盾与变化。

      《余罪》为我们捕捉到了一个小人物走向大英雄的边界时刻。事实上,善与恶、小人物与大英雄总是容易表现的,难的是小人物与大英雄的边界,以及人性善恶在“看不见”边界地带的犹疑和抉择。这个时刻的存在,让《余罪》超越了一般警匪剧,具有某种深沉而动人的力量。

      《余罪》第一季刚刚火热播毕,第二季也由于遭受盗版严重打击而在12号提前全集上线。该剧改编自网络原创文学作家常书欣所著同名小说,在爱奇艺播出后引发了广泛关注。目前该剧两季在爱奇艺点击率已近10亿,豆瓣评分8.6分,口碑爆棚,不少网友表示,12集是一口气看下来的。《余罪》到底是一部什么类型的网剧?它令人欲罢不能的魅力又在什么地方?


         立得住的小痞子
       《余罪》讲述的是一个警校学渣混混余罪,机缘巧合下被迫被选为卧底,藏身在大毒枭身边搜集情报,帮助警察破案的故事。很显然,从类型片角度看,《余罪》是一部警匪剧。

何为警匪剧?就是以警察和匪徒为主线的影视作品,根据题材不同可分为谍战型和对战型警匪片。谍战型警匪片,就是我们常说的卧底片,如《无间道》《窃听风云》,也包括《余罪》;对战型警匪片,则如《英雄本色》。

       有城市的地方就有犯罪,有犯罪就会有警察和罪犯作斗争,因此警匪片是一种全球化的题材,像好莱坞、中国香港的警匪片都颇具盛名。观众喜欢看警匪剧,首先是因为这种题材本身强烈的戏剧冲突,警匪之间的斗智斗勇险象环生、引人入胜。

         但这并不是唯一原因,最杰出的警匪剧里,不仅有好看的戏剧冲突,更要有立得住的人物。就像《无间道》,它之所以成为警匪片难以逾越的高峰,正在于它超越了警匪片的内涵,深入到复杂的人性深处,以“猫”、“鼠”身份互换之后的两个人去揭示“我是谁”的人性哲理命题,无论是刘健明还是陈永仁,都超越了简单的善恶,他们是复杂而具体的生命个体。

     在《余罪》中,主人公余罪也是个立得住的、鲜活灵气、饱满丰富的人物。余罪不是我们常见的“高大全”英雄式人物,他一出场就流露出一股痞子气。他因闹事差点被开除,进入选拔后就开始偷奸耍滑。教官要求俯卧撑出汗浸湿身下的纸才能停下,余罪就用辣椒发汗来偷懒;在为期四十天的城市独自生存训练当中,在身无分文、甚至衣服被抢光的情况下,依靠小聪明和歪门邪道,活得有滋有味;之后还利用训练组,聚集起自己的“小团伙”,和考核组反着干起来了……这样的小人物居然能成为警察?

       这不禁让人想起周星驰式电影。《食神》、《武状元苏乞儿》、《喜剧之王》、《功夫》等影片无不是“小人物”与“大英雄”的矛盾与变化。

      《喜剧之王》里那个被所有人瞧不起,被剧组当臭虫般对待、连个饭盒也不给的不起眼临时演员尹天仇,也在默默地坚持着梦想,“其实我是一个演员”,把《演员的自我修养》当做作重要的家当,维持着自己内心的尊严。

      《功夫》里,包租公婆、裁缝兔子以及一群猪笼城寨居民,这群看上去再普通不过的草根民众,到了关键时刻,却爆发出巨大的力量,而星爷饰演的阿星更是以一记从天而降的如来神掌,解决了与火云邪神的对峙,平凡的他那一刻如同宛若李小龙再世。还有《百变星君》里吊儿郎当被命运捉弄一夜身无分文的富二代,历尽磨难却永不放弃找到属于自己的亲情和爱情。《九品芝麻官》里的包龙兴不顾个人安危,为了正义和尊严,与朝廷权贵们一争高下。

       周氏电影中的小人物,他们愤世嫉俗,放浪形骸,百无聊赖,但他们渴望着尊严,坚持底线与原则,尽管世事残酷,他们都未曾停步;无论奔波凄苦,他们从不回头。这大概就是小人物身上的光辉吧。

       余罪身上也是充满着这种人性光辉。他表面上看吊儿郎当、痞气十足、贪生怕死,但他本质上并不坏,他够热血善良、有原则讲义气,对心爱的女人纯情忠贞,对兄弟朋友两肋插刀,甚至为此锒铛入狱。总而言之,余罪是那种好里面带点小坏,小坏又不掩盖他的好的小人物。他的痞子气,非但不令观众讨厌,恰恰相反,缺点的存在让余罪这个人物形象显得真切真实,因为这个世界上也许就不存在没有任何瑕疵、十全十美的人。

       余罪就如同我们身边的某个人,那么熟悉的小人物,他们在生活中丑态百出,焦头烂额,可我们却能感受到他们生活的无奈,因为我们自己也不过是些没有放弃生活的小人物。也因人物的真实,余罪的每一次抉择、每一次纠结、每一次痛苦,都轻易引起观众共鸣。
小人物走向大英雄

       余罪之所以是个小人物,不仅是他性格里有小坏,也在于他的胸无大志。他对此并不避讳,一开始他就坦诚自己之所以上警校,只是想当个小片警,这样就可以护着卖水果缺斤少两以次充好的老爹。可当他因天赋异禀而被许平秋选中当卧底时,他又该何去何从?

       不出意料,他一开始就拒绝了,他屡次强调自己本是贪生怕死之人。当他被许平秋“设计”入狱面临着当卧底或者当牢头的二选一选择时,他甚至向许平秋放话,他宁愿当个牢头。因为学籍和警衔都没有命重要,他宁愿进监狱也不想去送死,老爹只有他一个儿子,要靠他养老送终。

       但小人物性格里的善良和正义,以及师姐林宇婧的男友死于贩毒案的事,让余罪最终成了一名卧底。当然,在成为卧底后,他的第一个原则还是“活着比什么都重要”,他提出了一切对保护自己生命有利的条件,并且表示,一旦他认为自己的生命遇到了威胁,就要立刻撤出。

       余罪怕死,事实上,每个人都怕死。正因为余罪的怕,同样身为肉眼凡胎的我们才能体悟到,卧底这份工作的危险,以及一个怕死之人做下这个决定所需要的勇气、所承担的压力。

       卧底生活的确步步惊心。余罪虽然口口声声说怕,在每次精神濒临崩溃边缘时都想着不干了,但他还是忍受住卧底生活的血腥和残酷,忍受住一次次毒打和考验;在每一次执行任务时,他还是冒着生命危险费尽心力将消息传递出去,甚至还因此差点丢了小命。

       他那么怕死,可在死亡面前,身为警察的责任感和正义感却令他一次又一次地战胜对死亡的恐惧。在每一个这样的危机时刻,责任、守护人民的安全等这些关键词,不再只是空洞的词汇,这些词汇背后,一个怕死的灵魂最终战胜了自己的恐惧和颤栗——因为正义和职责。

      《余罪》正是这样一步一步,让一个小人物,升华为一个大英雄。余罪的英雄主义并不是拔高式的“高大全”,他不像好莱坞大片的英雄如美国队长、钢铁侠那般义无反顾、视死如归。“高大全”的英雄人物往往在一开始就能显露出作为英雄的潜质,他们是神一般的存在,主宰自己的命运,改变现状、力挽狂澜。

       但小人物没有超人品质,他们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自身的缺点和劣势让他们的每一次转变都显得尤其艰难,也正因为艰难,更显难能可贵。余罪的英雄主义是小人物式的,是小人物在面临生死抉择时,战战兢兢、迟疑不决,但正义和良善的力量最终压倒了恐惧和怯懦,集体的利益压倒了对个人利益的考量。在抉择的天平向正义倾斜的那一刻,他散发出的人性光辉就是英雄主义。此时,余罪不但完成了自我命运的转变,也完成了自我人格的升华。这种变化彰显了正能量的主题也使得人物更加的丰满。

      《余罪》为我们捕捉到了一个小人物走向大英雄的边界时刻。事实上,善与恶、小人物与大英雄总是容易表现的,难以表现的是,善与恶的边界,小人物与大英雄的边界,以及人性在“看不见”边界地带的犹疑和抉择。这个时刻的存在,让《余罪》超越了一般警匪剧,而具有某种深沉而动人的力量。